采采流水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情绪流

2017-09-17


情绪

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

不知从何时起,周末变成了一个容易感伤的日子,心里是清楚其中原因的,无非是冷眼轻瞥他人风景,“从此无心恋明月,任它明月下西楼”罢了。心中的愤懑不可堆积,故需法倾泻之。没有欢声笑语、嬉戏怒骂,更无良辰美景、知己红颜, 一切仿佛归于平淡。还好有此一隅来供余自聊。

索性随意发挥一下吧。

稼轩其人,身负经天纬地之才,虽屡遭妒忌、宦海沉浮,终未实现抗金收回失地的抱负,所幸其多舛旅途仍有诸如陈同甫、朱熹等人杰环伺,更有知己红颜相陪。终其一生,可谓令人揪心、惋惜、惊羡!知我者,两三子,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