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采流水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小窗幽记

2018-05-30


小窗幽记集情篇

无意中在「西窗烛」APP 里看到了陈继儒 的这篇小文章,甚得我心,拙笔以记之。

​ 情語云:當爲情死,不當爲情怨。關乎情者,原可死而不可怨者也。雖然既雲情矣,此身已爲情有,又何忍死耶?然不死終不透徹耳。君平之柳,崔護之花,漢宮之流葉,蜀女之飄梧,令後世有情之人諮嗟想慕,託之語言,寄之歌詠。而一奴一無崑崙,客無黃衫,知己無押衙,同志無虞侯,則雖盟在海棠,終是陌路蕭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