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采流水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我的爷爷——记忆闪回

2019-10-11


一直以来,我都算是沉默型性格,很少去追忆过往的记忆。其实我内心感情还是挺敏感的,能观察到很小的细节。 昨天听完了阿郎《21世纪伟大电影》的最后一集,这集讲述的电影是《我是布莱克》,一部闪烁着现实高光的伟大电影。 晚上忙完回去后就在线找到资源开始欣赏,比较触动我的是第二天我开始想起了我那逝去多年的爷爷。也许是因为布莱克和爷爷 有许多相似的特点吧。

记忆中的爷爷也像布莱克一样,除了电脑不会之外,也是生活中的能工巧匠。他会一些木匠活,有专门的家伙事。爷爷还会专职修车、补鞋, 有专门的钉鞋裁线机。

我想我是最能理解爷爷的孙子吧,爷爷那慢箱子的古书我基本是都有读过一遍的。印象中有《说岳全传》、《三侠五义》、《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 记忆里,夏天,雨时,蚊虫飞,在那个矮小的屋里,我会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着您那一箱藏书,有时忘记站在床上就头就碰到屋顶了,强装着说不痛,我头硬着呢。 可怜我竟然记不全了哪都。还有一罐算命的铜钱,记得每次我都能摇出比较好好的卦。您离开后的一段时间内,放在旧屋里的那箱古书也随之不翼而飞,奶奶心中不平, 怨那偷书贼,多希望是您不舍得它们把它们带走了呀。

最后爷爷是得病去世的。临终前没有看到他最后一眼。当时在读高中的我,坐公交下车时,爸爸骑着车来接我,骑的什么车已经模糊了,还记得当时回去路上 爸爸眼眶含泪和我说你爷爷离开了。回到家时看到床上消瘦的身躯,想必病痛折磨了您挺久了吧,终于可以解脱了呀。我没有哭出来。 去世后家里需要清理出杂物,我还记得当时有一袋子爷爷照的X光照片,家里人也吩咐准备把它扔掉。当时我偷偷藏在 柜子抽屉的夹层里,心里想着长大后在凭借它去弄清楚到底是什么疾病折磨着爷爷,以后一定会有方法治愈它的。此刻回想起来, 眼角内心一篇湿润。多年之后的现在,当初的柜子也已经废弃在旧屋里,旁边新的楼房矗立着,我也在遥远的他乡攻读着村里人艳羡的高等学位。 虽然您无法亲眼再见到了,您的好小孙子此时多么想念您呀!呜呼,盛衰之理,虽乎天命,岂非人事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