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采流水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无题

[Qiangua] / 2020-01-06


乙亥年腊月十二日,下午游于西子湖畔曲院风荷,遂记之。

少年在找寻他的旋律

把它偷走的是松鼠的王

它骄傲地翘起尾巴

纵深一跃

消失于树梢之端

在一片云的指引下

少年迈开急促的步伐

追寻着松鼠的打闹声

误入一片神隐之地

时间之矢仿佛慢了下来

满池的枯荷似乎在禁锢着什么

微风倏忽把一切撩起皱纹

重力随即把一切熨回平淡

只剩下水面上近似于透明的天空蓝

紧张于山头的夕阳缓缓降落

惊喜于镜湖的余晖静静泼洒

飞机曳出一条长长的尾巴

打破了时间之矢的彷徨

归来吧

地铁站旁,笔直前行的孩子突然无邪般说道

Mā Má, 我不会玩转弯,你帮我转一下

巷弄里戴着眼镜的老爷爷手里握着酱油瓶

慢慢放下急凑的步伐

去和着路旁拄着拐杖老奶奶的的石板声

哒…… 哒 ……

农贸市场依旧里混杂着久违的鱼虾气味

一份炸酱面,一碗红豆汤,慰藉着你底不安的胃

透过重重的窗格

正正经经看一对对情侣走过之必要

脑海突然想起温暖的粤语声

遂心安了

遂开朗了

稳稳地,稳稳稳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