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采流水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理性的局限, 一个社會學的视角[draft]

[Qiangua] / 2020-04-02


最近有在看/听一些社會學方面的书籍,主要听了两个清华严飛老师的『像社會學家一样思考』和劉擎的『西方现代思想40講』两个音频节目。 书籍在看的是汪民安的『什麼是当代』。还有两本刚看了個头,『我们賴以生存的隱喻』、『悲劇的誕生』。 这次针对『理性的局限』寫一篇,理清一些自己瞭解到的看法。

1 緣起

這一切的阅读起源来自對現代性的好奇。作为一个現代人,我们一出生之后好像天然的活在了社會之中,並不會對自己的生存環境作出 很深刻的思考理解。正如劉擎说过,鱼儿虽然生活在水里,但生物學家比鱼儿更了解它們生活的环境,社會學家就像是这样的存在。 從大局来看,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他/她不会像魚兒一样仅仅侷限在水中的视角,ta可以既可以从環境系統的大局觀入手思考,也可以 微生物學的微觀层次来了解魚兒賴以棲息的水質環境。但是人是否能超脫出個人的视角,看到一个更大的 picture ?這大概得是具有非常洞見的智者 才能做到吧。社會學的诞生应该就是爲了試圖去了解社会的運轉規律。我其實也曾想过,是否一定得親自去社會上闯荡一段時間後,才能对社会的运行有一個 自己的理解? 当然主要動因还是李老師的發问。

2 太陽神精神 VS 酒神精神

回到理性。在尼采『悲剧的诞生』里,太陽神阿波羅象征的就是理性精神,與之對應的是酒神戴奥倪索斯精神。太陽神是光之神,去照亮一切,塑造出秩序。 而酒神是一種狂亂,抹滅掉邊界, 渾沌而忘形,放浪形骸之外。酒神精神來源自古希臘的酒神祭。在酒神祭中,人們打破禁忌、放縱慾望, 解除一切束縛,復歸自然。這是一種痛苦與狂喜交織的非理性狀態。 「酒神狀態的迷狂,它對人生日常界線和規則的破壞,期間,包含著一種恍惚的成分, 個人過去所經歷的一切都淹沒在其中了。」這是一種狂熱、瘋狂的快感、是人與人之間的界限消弭了, 成為了 稱為觀眾的一體。酒神精神象徵的是浪漫主義、音樂和表演藝術。 悲剧的诞生是光笼罩的夢幻世界和酒酣的醉狂世界兩鍾精神調和的結果。尼采認爲自蘇格拉底之后,希腊悲劇精神式微,酒神精神被蘇格拉底理智之手扼杀,只剩下 阿波羅式的冷靜理智、純粹鮮明,由此走上了純粹知性主義道路。一方面在理性的指引下,科學飛速發展、大行其道,世界面貌被机械文明飛快的改造。 另一方面社会却也變得森严冰冷,像是慢慢籠罩上一層卡夫卡式城堡的阴影,講究利益至先,迎來了科层制的命運。科层制本身暗含對人性的理性化、程式化預設。 它就像一台由人组成的機器,沒有人情味、運轉良好,個人是一個個運行良好的器件,整個社會在機器的帶動下運行的秩序井然。然而這種追求效率的理性化所帶來的嚴重後果 是對人性的嚴重漠視,最終形成一個人性的鐵籠。過度的理性會带来巨大的負面影響,活在這個世界里的人由于對效率的考慮面临面臨非人化的威胁,优先去努力成爲滿足理性需求 的單向度的人。最終面临的結果是『專家沒有靈魂,縱慾者没有心肝,一個廢物幻想着自己已達到前所未有的文明程度』。

3 工具理性 VS 價值理性

當人面臨選擇的時候,往往會去努力運用理性去做出一個最好的選擇。然而什麼是一個理性的抉擇呢?馬克思韋伯在《经济與社會》書裏講理性劃分爲工具理性和價值理性,用它們来 分析社會行爲和社會現象。工具理性指的是『通過對外界事物的情況和其他人的舉止的期待,餅利用这种期待作爲條件或手段,以期實現自己合乎理性所爭取何考慮作为成果的目的』。 一般運用工具理性的人會去追求金錢效率至上、代價最小。 而價值理性指的是『通過有意識地对一個特性的行爲倫理的、美學的、宗教的或作任何其它闡釋的無條件的固有價值的純粹信仰, 不管是否取得成就。』通俗來說就是人考慮的是行爲本身是不是有價值的,而不在乎行爲的成本、結果,强调的是動機的純粹性。工具理性、價值理性聽起來對應的是康德所說的手段 和目的。工具理性一般會有一個客觀的評價標準,先前所说的人性鐵籠大抵都是追求工具理性所帶來的後果。然而價值理性却並沒有一個統一的評價標準,容易陷入道德多元主義。

现代诗人張枣有一首詩寫過对這個時代的感受:

我對這個時代最大的感受就是丢失

對然我們獲得了機器、速度等

但我們丟失了宇宙

丟失了與大地的触摸

最重要的是丟失了一種表情

我覺得我們人類就像奔跑而不知道怎樣停下來的動物

TODO 4 理性的自负

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一書中講到,理性的自负之所以致命,是因爲我們很難逃脫一種誘惑,就是想用理性去做整體设计。因爲這給了我們一種期望,用整體規劃去擺脫和征服 現代社會的高度不確定性,以及它帶來的焦慮何不安。但是,這是一個虛幻的期望。他提醒我們必须始終清醒地認識到“人類的必然無知”,因爲 人類的知識总是有局限的,必然包含着 無知的一面。 在哈耶克看来,理性有兩個作用,

  1. 追求知識
  2. 認識到理性知識本身的侷限性,對此保持審慎和懷疑

不要奢望去运用理性来徹底消除不確定性,從科學視角來看,渾沌系统、量子不確定性原理以及哥德爾不完備定理等的存在說明了不確定性的客觀存在,要去學會與不確定性共存。